<output id="lxlpx"></output>

      <progress id="lxlpx"></progress>

            <sub id="lxlpx"></sub>
              <progress id="lxlpx"></progress>

                英國電動汽車政策對中國產業發展的啟示

                2020-09-02 22:15:00   來源:中國商務新聞網   作者:祝月艷 吳松泉 石紅

                通過全方位政策體系的引導支持和產業界的不懈努力,英國電動汽車產業發展成績明顯。2019年,英國電動汽車銷量達7.79萬輛,占全球電動汽車銷量的3.4%,占全國新車銷量比例也從2013年的0.1%躍升為2.9%??偨Y起來,英國政府電動汽車支持政策有如下五個特點:

                一是政策注重開放性,符合國際規則。研發政策方面,英國境內外企業均可參加英國先進推進中心(APC)組織的技術挑戰賽,獲獎企業均可獲得APC的資金支持開發新技術。除英國本土企業外,德國、美國、中國等企業均獲得過APC的項目資金支持。此外,英國的稅收優惠政策和財政補貼政策也體現了英國政策的開放性,兩者對申領企業的國別、車型、生產地等無額外要求。公平、開放的政策環境促使英國成為全球性的汽車研發中心和生產基地,吸引了寶馬、日產、豐田、上汽等多家車企在英設立研發中心或生產廠。

                二是長期目標明確,給行業穩定預期。2017年英國在《英國道路近旁氮氧化物減排計劃》中首次提出2040年停止傳統燃油車新車銷售。2018年英國發布《零排放之路》,進一步重申了2040年停止傳統燃油車新車銷售的目標,并從研發、標準、補貼、基礎設施等方面細化了相關配套方案,全面引領英國交通領域向“凈零”排放邁進?!?040年停止傳統燃油車新車銷售”目標的明確,給予了汽車行業一個長期穩定的預期。

                三是以結果為導向,政策指標多與節能減排掛鉤。應對環境變化、提高空氣質量是英國電動汽車政策的兩個主要目標,為保證政策目標的實現,英國電動汽車政策多與節能減排指標掛鉤。如,稅收優惠政策以CO2排放量為標尺對不同技術路線車型實施稅收優惠,購置補貼以CO2排放量和純電續駛里程為標尺對不同技術路線車型進行補貼,低排放區政策以車型和排放標準為標尺對不同技術路線車型進行管理。

                四是善用交通支持政策,調控汽車使用和更新。自2003年以來,倫敦先后設立擁堵收費區、低排放區和超低排放區,通過收取擁堵費、交通排污費、罰款等經濟手段限制高排放、高污染車輛在倫敦市區的使用,并對電動汽車給予豁免優惠。倫敦交通支持政策的實施,不僅展示了政府對于實現零排放的決心,也明顯引導了汽車的使用行為并加快了汽車更新速度,推動了清潔汽車的推廣使用。

                五是強調政策評估,不斷優化更新政策內容。政策出臺的目的是引導和鼓勵,但政策效果往往會隨著技術水平的提升、市場規模的擴大而下降?;诖?,英國注重政策的評估,并不斷優化調整政策內容。比如,英國政府定期對補貼情況進行審查評估,并先后3次調整補貼技術指標要求和單車補貼金額等內;《零排放之路》將英國汽車全面電動化時間表分為3個階段,并計劃于2025年根據進展情況對相關目標進行評估。

                對中國發展新能源汽車的建議

                英國電動汽車政策對中國新能源汽車政策的制定與優化具有較高參考價值,結合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實際和未來發展趨勢,提出幾點建議:

                一是加強戰略引領。加快發布實施《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明確未來十五年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目標、發展路徑與政策支撐,穩定行業預期,堅定發展信心。盡快確定2025年以后的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目標,明確中遠期目標,引導企業堅定布局與研發低能耗、低排放汽車產品,促進燃油車與新能源汽車協調發展。

                二是建立基于節能減排指標的汽車稅收制度。在保持現行政策穩定連續的基礎上,在2025年及以后的汽車稅制設計中引入百公里燃料消耗量等節能減排指標作為稅率級次劃分的長期計稅依據,取代目前對節能減排車輛實施的短期暫時性優惠方式,加強節能減排導向,充分發揮稅收在長期引導綠色消費、促進消費升級中的作用。

                三是積極探索實施低排放區等交通政策可行性。隨著新能源汽車綠色車牌的普及和車牌識別技術的成熟,差異化交通管理措施已具備實施基礎。鼓勵有需求、有條件的城市先行試點,積極探索收取擁堵費、設立低排放區等政策,取代備受爭議的汽車限購政策。比如,在具有環境治理或交通治理迫切需求的城市中設定一定區域為低排放區,只允許新能源汽車及排放不低于國五(或國六)車輛行駛,并明確豁免車輛的范圍,采用經濟手段調節其他車輛進入。

                四是豐富充電基礎設施支持方式。建立覆蓋充電基礎設施技術研發、建設補貼、運營補貼、土地使用等不同環節和私人充電、公共充電等不同使用場景的支持政策體系,調動社會資本參與充電基礎設施建設與運營的積極性。在充電基礎設施建設補貼和運營補貼政策中設立額外“獎勵機制”,鼓勵智能有序充電、大功率充電、無線充電等新型充電技術的推廣應用。

                五是強化政策跟蹤評估。建立定期評估與實時評估相結合的政策動態評估機制,定期評估聚焦于“全”,即在政策發布前較為全面地預測政策執行過程中各類可預期的結果及各利益相關方的反饋;實時評估定位于“精”,即在政策執行過程中通過監控關鍵指標的變動來預警政策風險,及時糾偏。(作者單位: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中國汽車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

                相關新聞
                两个?一个吃小黄段

                  <output id="lxlpx"></output>

                    <progress id="lxlpx"></progress>

                          <sub id="lxlpx"></sub>
                            <progress id="lxlpx"></progress>